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腾讯云的发家史

"\u003Cdiv\u003E\u003Cdiv class=\"pgc-img\"\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ca29b8ae4bd2404d929a7414a3e4ece5\" img_width=\"1280\" img_height=\"852\" alt=\"腾讯云的发家史\" inline=\"0\"\u003E\u003Cp class=\"pgc-img-caption\"\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u003Cp\u003E文\u002F 白杨\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去年9月30日,腾讯通过一轮声势浩大的组织架构调整,确定了整个集团未来的发展方向——“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在推进产业互联网发展的过程中,腾讯的云业务成为了整个体系的发动机。很多人是在930调整之后才了解到腾讯云,因此会觉得腾讯做云始于2018年,但实际上,腾讯云诞生,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如果仔细研究市场上由互联网企业发展出来的云业务,会发现一个共性,即他们都是源自主营业务的能力成熟及溢出,亚马逊的AWS、阿里的阿里云等皆是如此,腾讯云也不例外。\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在今年的一季度财报中,腾讯首次单独披露了“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业务收入。其中在提及云业务时,腾讯表示,“在向外部客户提供服务之前,我们的云基础设施就已经达到了可满足内部云需求的庞大规模。”\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那么腾讯的优势业务是什么,财报也给出了答案。“我们的云业务始于我们擅长的互联网行业,如游戏及视频垂直领域,其后在金融、零售、民生、旅游及医疗保健等智慧行业取得突破。”\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可以看出,游戏和视频业务是腾讯云的起点,所以,这两个领域的云业务发展,也是整个腾讯云的发家史。\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开放游戏和音视频能力\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2005年,黄世飞加入了腾讯,最开始,他做的是QQ秀业务,后来随着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到来,他又转到手机QQ增值业务。如今,黄世飞已经成为腾讯云的副总裁,而他真正与云业务产生交集,是在2010年腾讯提出开发策略之后。\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当时,跟随整个公司的策略,黄世飞所在的团队也开始向外部合作伙伴提供各种应用能力,此时,“云”的概念在腾讯内部其实还不存在。直到后来,当他们发现有很多能力是可以统一输出的时候,腾讯云业务的雏形才开始显现。\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云业务在海外发展得比较早,国内当时还在一个摸索的阶段。”黄世飞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但根据做开放平台的经验,他觉得这是一个新的机会。于是,当腾讯云在2015年正式推出的时候,黄世飞做出了一个选择:转入云业务。\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他一开始接手的是游戏云,这其实也是腾讯云落地的第一个垂直领域。上文提到过,互联网企业做云业务一开始的思路基本都是将成熟或者溢出的能力进行开放,对腾讯而言,游戏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2009年第二季度,腾讯的游戏业务营收一举超越盛大,进而成为了中国第一,此后就再也没有人能够撼动其位置。所以,腾讯在游戏研发及运营等方面积攒了很多其他厂商无法企及的能力,而这,也是很多中小游戏厂商希望获得的。\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在游戏云成功推出的基础上,腾讯云也开始寻找下一个突破口。现任腾讯云视频业务总经理的李郁韬2006年加入腾讯,进入公司后他最先做的是QQ后台相关业务。李郁韬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QQ后台最核心的能力就是通信。\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PC互联网时代,音视频通信主要局限在网吧或者家里,但到了2013年前后,基于手Q的移动端音视频通信开始爆发。也正是这个时期,腾讯在通信领域的音视频技术能力得到了快速提升。\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基于此,音视频成为腾讯云落地的第二个垂直领域。李郁韬也随之转入到腾讯云团队,负责音视频相关的云业务。\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2015年底,整个互联网领域掀起了一股直播的热潮,而腾讯视频云也成功站上了这一风口。以映客直播为代表,当时创办的一波移动直播平台,成为了腾讯视频云的第一批客户。\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李郁韬告诉记者,音视频技术的门槛较高,一般的小团队没有人也没有能力去做相关的开发工作。但使用腾讯云,他们不需要专业音视频客户端开发,只要招几个应用开发工程师做集成,平台在两个月内就能快速上线。\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2016年,腾讯也开始向直播行业提供可服务数十个T超高宽带的CDN服务,包括斗鱼、B站等在内的平台都成为了腾讯云CDN业务的第一波客户。\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试错中成长\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现在探讨腾讯做产业互联网,经常被提及的话题就是擅长做C端产品的腾讯到底能不能适应B端业务。实际上,这个问题在四年前,黄世飞、李郁韬等最早的一批腾讯云员工已经进行过验证。\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答案肯定是能,但过程并不轻松。首先从员工个人状态上,需要进行反差很大的改变。黄世飞对记者说道,“我最早是以技术研发人员的身份加入腾讯,所以一直以来,在性格、沟通等各方面都是一个技术男的风格。”\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但转到腾讯云之后,黄世飞发现自己需要去和客户交流,而且还是以做成生意为目的,这个变化给他带来很大的冲击。“一开始都不知道聊什么”,黄世飞坦言,自己之前要考虑的问题就是如何写好代码去解决问题,但做云业务之后他还要考虑客户想要什么。\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现在,黄世飞觉得自己已经从一个码农,变成了一个有生意人气质的技术人员,在他看来,这个改变亦是一种收获。“这让我看事情变得更加全面,以前做代码只是产品中的一个环节,而现在,我要从整个产业的角度去思考问题。”黄世飞说。\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李郁韬向记者感慨道,“做开放和做自营业务的差别太大了,之前只要满足对应业务部门的需求,但开放之后,要满足的却是不同客户各种各样的需求。”\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这实际上也是腾讯云在发展过程中,所遇到的最为棘手的问题。因为一些技术能力虽然在内部业务上跑得很成熟,可在适配客户需求时,往往会出现一些难以预料的情况。\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以斗鱼的合作为例,因为斗鱼提出了很多定制需求,而这些需求腾讯云之前从未遇到过,所以双方刚开始合作时,经常会出现如直播间黑屏、花屏或者卡顿等问题。\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李郁韬印象最深刻的是,斗鱼最初每次往腾讯云切量的时候,都会出一次小故障,他们就去武汉道歉,然后进行bug修复,可下次切量的时候又出现其他问题。“我印象中反反复复有过两三次”,李郁韬说。\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在度过那段“最黑暗”的时间之后,腾讯视频云跟其他公司的合作变得更得心应手,前途也变得一片光明。2017年是腾讯视频云爆发的一年,除了斗鱼外,虎牙、熊猫等头部直播平台也相继接入腾讯云。目前,腾讯云在整个电竞直播市场的占比也非常可观。\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生态的力量\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对腾讯云而言,优势业务的成熟技术能力固然重要,但也并非唯一的条件。因为放眼整个云服务市场,腾讯的技术能力虽然有竞争力,但也不具有绝对的排他性,至少还不至于让用户非用腾讯云不可。\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李郁韬告诉记者,这个问题腾讯内部也思考过,所以在2016年底至2017年初的时候,腾讯视频云曾启动一个叫做“视频生态”的业务,思考的核心内容就是除了云技术,腾讯还能给客户带去什么东西。\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最终,腾讯视频云找到了几个答案。首先是内容,腾讯有丰富的内容资源,比如游戏、电竞及综艺节目的版权;其次是一些增值服务,比如对电竞赛事直播的护航支持。腾讯的部门很多,有很多技术沉淀是竞争对手没有的,当把这些内容和增值服务打包进云服务时,腾讯云也就具备了一定的特有优势。\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李郁韬举了一个例子,2017年腾讯和联通合作了大王卡,其中最核心的内容就是腾讯系的APP全部免流量。当时,这个免流量特权是仅开放给腾讯内部业务的,但视频云团队想,能不能把这个特权也给到斗鱼。后来,这个生态合作的思路获得了马化腾的支持,并由他出面去和联通推进合作。\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最终,这促成了一个三赢的案例:大王卡获得了新增的斗鱼用户,腾讯云获得斗鱼大王卡用户的用云量,同时,斗鱼用户获得了使用大王卡免流量看斗鱼的服务。基于这次三方合作打下的基础,斗鱼、虎牙、快手等平台现在也均被纳入了大王卡的免流量名单。\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对于腾讯云,外界有观点认为,它之所以能获得像斗鱼、虎牙、快手这样的客户,都是基于背后的投资关系。对此,黄世飞也向记者做出澄清,他表示,这个逻辑是错的,因为两个平台都是先用了腾讯云,然后才有了资本的介入。但他并不否认,在资本介入后,双方的关系也确实变得更加紧密。\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作为腾讯云的先驱者,腾讯视频云的定位在去年930调整之后也发生了变化,黄世飞称,过去,视频云主要是腾讯云泛互联网领域中的一个行业,但调整后,视频云更像是一种底层的基础能力和工具,它除了用在原先的视频行业,也会融入到政务、医疗、金融等行业。\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透过视频云的这一变化,可以发现,腾讯在B端业务的思路可以概括为将分散的业务集中起来,将集中的技术分散开来。\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这对原先的技术人员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机遇在于技术应用的边界被打开,它可以落地到更多行业场景中去;而挑战在于,技术也需要去获取更多行业的诉求,并把每个行业形成一个单点的图谱。\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这或许也是腾讯大刀阔斧进行变革的根本原因,希望在那些并不足够强势的产业领域中,可以把自己自上而下地拧成一股绳,让内部舒心,外部放心。\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slice(6, -6),      groupId: '6715190714281493003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