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小麦 板面

教程大全  / 只看大图  / 倒序浏览   ©

#楼主# 2020-2-10

跳转到指定楼层

马上注册,分享更多源码,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云大陆。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天下小麦     板面-1.jpg 虽然是北方人,但从小被家人称为是干饭揍的,意思就是米饭养的,就是只吃米饭。其实我并不是真的不爱吃面食,只是家里只会做挂面,真的不好吃。大学时到陕西去回炉改造,并没觉得各式各样的面食有多好吃,但回来后,却执着地喜欢吃面了。
认真说起来,最开始爱吃的面条应该是抻面,不是拉面而是抻面,一晚清汤香菜碎肉末的抻面,也比家里硬邦邦的挂面好吃一万倍,只是很少才能吃一回。这些年兰州拉面侵占了华北,很难再找到一碗正宗的抻面。
总之,口味的最初改变要从高中说起。
我读高中的时候,不知为何皖北板面突然绽放在县城的大街小巷,而家乡人又不知为何偏好这口,简陋的小店门口总是人头攒动,食客大多是学生。生意最好的是二中前面那家。高中生是群饿绿了眼的狼,尤其是那些运动过量的男生。咸的齁人的卤蛋加了一个又一个,结账的时候店家总是吃惊这帮小伙子居然每人要吃掉三四个,其实还被狡猾的男生们少报了一半。板面特色的辣椒辣油也是一勺一勺被消灭掉,红彤彤的味道激发了未成年人的食欲,据大家说,那特别的香味是因为里面加了某种禁果的壳子,大惊小怪地传言着,却没人因为这个放弃吃它,纷纷抱怨上了瘾。我倒是早知道那也就是个调料。
那时我常跟着不同的人跑去那家昏暗低矮的板面店,要一碗不要辣椒的板面和一个鸡蛋,倒上稀释了的醋,吸溜着吃完,把鸡蛋咬成两半,吃掉蛋黄,用蛋清做勺喝汤。一束阳光从小窗射进来,空气中飘荡的微小灰尘,碗中的残汤闪着油光,耳中听着板面摔在铁板上啪啪的声音,鼻子闻着满屋子弥漫的油腻腻的底汤。我说不上为什么爱那种味道。麻麻的香味,有苦涩,有牛肉香,有中药的沉郁。现在想想,大概就是因为重口吧。
有一天我跟一个男生一起去的时候人正多,我们只能坐在门口的小桌旁,正对着煮面的大锅和等着端面人群。北方寒冬的黄昏,天色渐暗,冷风刮着大街上干燥的尘土。他突然紧张地戳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只耗子正在房子上方伸出来的一根挂着昏黄灯泡的木桩上逡巡,好像在嗅着板面的香气,而它正下面,就是煮面的大锅和等待的人群。我呆呆注视了一眼,与他面面相觑,彼此笑了笑便低头继续,完全无视掉这一幕。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这家店突然倒闭了,听说有人在锅里发现了老鼠。原本大家都是对糟糕的卫生环境视而不见的,这次也实在不好意思装不知道了,只能换了家继续吃,板面总体的前景却大不如前,大概并不是因为卫生原因,而是热潮过了吧。之后好多年,我总是想起那只悲催的老鼠,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年在灯梁上徘徊的那只。
现在,小区对面公交站台开了家板面店,是正宗皖北人开的。自从它开张,我还算蛮经常去。因为地处偏僻没有竞争,倒还一直经营着。环境永远是脏乱差,但多年来吃遍路边摊的我早已练就无视满地废纸的本事,照样吃得很香。有一天我身边坐了一个脏兮兮的中年女人,大嗓门,吼着打电话,用方言骂骂咧咧大呼小叫,不久便召唤来一个男人,同样的满身尘土,挨着她坐下。他又要了两根鸡爪和豆皮,要往女人的碗里夹。女人不要,大声嚷嚷着推回去,两人如吵架般推搡了一阵。年轻的老板夫妻和我都在忍着笑。老板的妈忍不住说了句恩爱的玩笑,然后他们低下头,分明也都不好意思地笑了。
好多年一晃而过。生活改变了许多。板面的味道没怎么变,还是古怪的香味。板面店的环境也没怎么变,遍地垃圾。吃板面的人也没怎么变,永远是我们这些生活的底层。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您的回复是对作者最大的奖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作者

xinting_6ym

幼年猿

  • 主题

    9

  • 帖子

    83

  • 关注者

    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云大陆 | 赣ICP备18008958号-4|网站地图
Powered by vrarz.com!  © 2019-2020版权所有云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