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AR之家
下级分类:
VRAR之家
VRAR之家 首页 浏览文章

OPEN AI LAB,这个实验室如何加速人工智能的“进化”?

加入收藏

摘要:人工智能,每一个字都散发着阳春白雪的未来气息。然而,正如“苹果高高在上, Android 手机才推动智能手机普及”一样,真正改变人们生活的,往往是“下里巴人”。最近,三家顶尖的人工智能硬件和算法公司联合成立了“OPEN AI LAB”开放人工智能实验室。当然,这个实验室的酷炫之处绝不仅仅在于所有的字母都大写。我们先来看看创建实验室的四家大咖:ARM 中国(顶级芯片 IP 设计厂商)安创空间(ARM 在中国的生态系统加速器)全志科技(为小米、富士康、惠普提供

人工智能,每一个字都散发着阳春白雪的未来气息。

然而,正如“苹果高高在上, Android 手机才推动智能手机普及”一样,真正改变人们生活的,往往是“下里巴人”。

最近,三家顶尖的人工智能硬件和算法公司联合成立了“OPEN AI LAB”开放人工智能实验室。当然,这个实验室的酷炫之处绝不仅仅在于所有的字母都大写。我们先来看看创建实验室的四家大咖:

ARM 中国(顶级芯片 IP 设计厂商)


安创空间(ARM 在中国的生态系统加速器)


全志科技(为小米、富士康、惠普提供处理器 SoC 的芯片大咖)


地平线机器人技术(由前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院长余凯博士创建的,顶尖的嵌入式人工智能算法和芯片设计公司)

简单说来,“OPEN AI LAB”就是团结在 ARM 周围的人工智能芯片算法大咖组建的“别动队”。这个别动队,要做“最接地气的人工智能平台框架”。

OPEN AI LAB,这个实验室如何加速人工智能的“进化”?

【安创空间 CEO 陈鹏,地平线机器人技术 CEO 余凯,ARM 全球执行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 吴雄昂,全志科技副总裁 薛巍】

最接地气的“本地人工智能”

全球使用 ARM 芯片的人口,达到了总人口的 80%,这个数量超过了使用牙刷的人数。

ARM 全球执行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吴昂雄给出了这个出乎意料的数据。没想到 ARM 芯片的普及率已经到了如此“丧心病狂”的地步。

ARM 架构的普及,很大程度是借助智能手机和各种基础硬件深入每个人生活的浪潮。采用 ARM 架构芯片的设备,总体来看和牙刷真的有些共同之处,那就是:“廉价”和“必需品”。可以说,ARM 用“群众路线”完成了“农村包围城市”式的市场占领。

然而,在人工智能芯片这个未来市场,似乎还没有这么明朗的格局。

为了说明 OPEN AI LAB 了不得的计划,先要科普一下人工智能的两大方向:

云端人工智能:利用云端的“超级大脑”对大量数据进行计算,然后将决策指令下达到本地。围棋大师“阿法狗”就是典型的云端人工智能。


本地人工智能:利用设备本身的软件硬件对信息进行实时计算,然后在本地快速做出智能反应。特斯拉的自动驾驶系统应该算作这类本地人工智能。

打个比方,这就像我们人体的运行机制,

大脑负责处理所有信息,统一做出决策;


但是对每一个细胞而言,不可能都把自己收集到的信息汇总到大脑,然后原地待命等待下一步指令。恰恰相反,每一个细胞都在自主地汲取养料,排泄废物,还可以分工合作。

OPEN AI LAB 所要解决的,就是相比云端人工智能更普遍的本地人工智能问题。

地平线机器人技术创始人兼 CEO 余凯为科普了本地人工智能的意义:

人工智能一直有小循环和大循环之分。


例如在智能交通那个领域,大循环的云端数据计算,可以帮你预测前面堵车状况。但是在自动驾驶的场景中,如果你前面有一个小孩子突然的过马路,你就要把这个信号采集过来,然后传到云端,云端处理完了之后再传过来,这个是不可想象的。


如果汽车以100公里的时速行驶,哪怕仅仅延时50毫秒,都会对应很长的行驶距离。无人机也是如此,因为涉及到实时避障,必须根据环境马上作出决策,这时,50毫秒的延时也是很厉害的。

即使网络本身没有延迟,网络设施的可靠性也是很大的问题。在美国,大量的道路区域是没有信号覆盖的。


其实在2012年,曾经有 HTML5 和本地 App 服务究竟哪个是未来的争论。Facebook 当时“All in”去做 HTML5 远程的服务。但是从流畅性和速度上,都没有办法和本地 App 抗衡。现在看来,根本没有争议了,本地 App 更好。

OPEN AI LAB,这个实验室如何加速人工智能的“进化”?

【自动驾驶过程中,人工智能需要对突然出现的行人做稳定而可靠的响应】

正如我们的大脑无法处理每一个细胞的“私聊”一样,云端人工智能也没办法处理各个硬件的请求。

实际上,某种程度上来说,目前很多设备的智能需求是被抑制的。

吴雄昂举了一个例子:

如果我们把北京的环路,全都修成五层,是不是能解决交通拥堵问题呢?我觉得并不能。


这就像过去的智能电表,是每个月采集一次数据回传。但是未来如果很可能每五分钟就要采集一次数据,并且还要交叉分析各个家电之间的数据,其中的差距绝不是五倍的关系。

如此看来,本地人工智能的存在“刚需"。就像历史上从PC到移动互联网设备普及的过程中,市场扩大了十倍左右,人工智能从云端普及到本地设备中,也同样可以扩展一个数量级。

人工智能洪荒时代的“部落联合”

实际上,整个人工智能产业链,已经注意到了本地人工智能(嵌入式人工智能)散发出来的巨大诱惑。几乎所有相关公司都希望在自己的领域构建独特的技术壁垒。

全志科技副总裁薛巍觉得,很多公司的努力都是“重复建设”。

几乎每家芯片厂商都在根据自己的芯片独立搞运算能力的事情,每家算法公司都独立搞自己的算法。每个人都像一根竹子,在一片竹林里,长高都不容易,承重也不好。


所以我们能不能找到共性的东西,例如 A芯片+B算法,同时进化迭代。这样能够形成一个框架,让上层的应用开发呈现“蘑菇型”的膨胀。

简单说来,在这个人工智能的洪荒时代,特别是嵌入式人工智能的洪荒时代,如果这个长长的产业链上的人各自为战,就会造成对接混乱和资源浪费。

这个时候,在洪荒之中已经有一席之地的“长老”们,就需要联合起来,成为一个“部落联盟”,为其他人制定普适的算法和开发框架。这个“部落联盟”就是 OPEN AI LAB。

OPEN AI LAB 的野心更多地在于技术上。

我们想要做的,是向下兼容所有芯片,向上适合所有开发者的架构。

余凯说。

OPEN AI LAB,这个实验室如何加速人工智能的“进化”?

地平线机器人技术创始人兼 CEO 余凯】

但这个目标的实现绝不是说起来这么简单。作为 LAB 里的“算法担当”,这位深度学习领域的大牛深知其中的技术难度有多大。

我们需要做一个抽象层的接口定义,让我们的算法和嵌入式的硬件平台无关,这个非常难。


因为嵌入式的处理器种类非常多,有 A7、A53,有四核、八核,上面有的有DSP,有的没有DSP。因为这个世界是多样性的,就算是车载系统的话,不同的车厂的理解也不一样,对计算平台的要求也是多样化的。

实际上,虽然 OPEN AI LAB 看起来像是一个联盟,但是却会凝聚一批专家,用 100% 的时间和精力来研发这个框架。余凯认为,这种实体性才是保证框架能够研发成功的关键。

OPEN AI LAB,这个实验室如何加速人工智能的“进化”?

在很多人的理解中,算法和芯片是独立的两层。但是在这些人工智能大牛眼中,二者是融合的。因为算法一旦稳定,就可以被“硬化”在处理器中,达到最佳的效率。而以这个处理器为基础,还可以研发新的算法。余凯说:

今天主流的深度学习的算法,基本上都是在GPU上面优化的,它并没有充分考虑到在硬件上做一些优化,未来软件算法和硬件架构一定会联合迭代优化,而且我认为这个过程会是一个十年的长跑。十年以后的,哪怕是同一个问题,软件算法会和今天不一样,因为那个时候的硬件不一样。

这也是为什么在 OPEN AI LAB 中,聚集了地平线、全志科技和 ARM 三家有硬件野心的公司。

人工智能的进化,和生物的演进有着诸多的相似之处。

无数单独细胞低耗而稳定的小智能,最终支撑了独立意识的大智能。而不断变化的环境,又促进了细胞本身形态的演进。

这正像人工智能的算法和芯片,每一次把优秀的算法固化到硬件中,都完成了人工智能的一次进化。

我们期望不久之后,身边的一切设备都具有贴心的智能,我们能够像使用牙刷一样享受本地人工智能带来的便利。也许 OPEN AI LAB 可以让这一天提前到来。

文/史中(微信ID:Fungungun,欢迎讲述你的故事)



信息来源:雷锋网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
访问移动

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随时随地看资讯,下游戏,看视频